首页北凉资讯新闻《北凉悍刀行》第四章世子徐思煌
←左右滑动屏幕翻页→

《北凉悍刀行》第四章世子徐思煌

 很多时候,事情总是事与愿违。

  陈白帝现在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。

  虽有凉王郡主帮忙,可是却依旧没有打探出太多消息来,一方面是徐思良和凉州军将领关系并不太熟络,更重要是事情过去太久,很多知情人已经不在。

  无奈之下,陈白帝只能让徐思良继续帮忙打探,同时如约传授给她一门御剑之术,之后便带着谢石叽和温和返回新月村。

  三人身上钱财都不宽裕,陈白帝也不愿欠徐思良太多人情。

  一路平凡回返,可是刚到达新月村附近后,三人却脸色猛然大变。

  只见不远处的新月村竟然火光烟雾冲天,其中还伴随着惨叫声和厮杀声。

  “山贼!”

  陈白帝和温和两人对看一眼,几乎同时惊呼出声,随后便是朝着新月村飞奔而去,内心焦急无比。

  在这新月村地界的山中,不久前出现了一伙山贼肆虐,陈白帝曾经悄悄去杀过几次,只是人多势众最后只能放弃,却未曾想到,就在他们离开新月村的这段时间内,山贼却攻击了村子,这让三人顿时又急又怒。

  全力飞奔之下,三人的速度终于表现出了差距。

  谢石叽一马当先,不过眨眼间便冲到了村子里面,手中漆黑如墨的破仙枪横扫而去,迎上来的数个山贼连声惨叫都未曾发出就变成了两截尸体。

  而直到谢石叽冲入几十丈,斩杀十几个山贼之后,陈白帝才堪堪冲到了村内。

  最慢的是温和,这厮离村子至少还有上百丈的距离。

  村子的情况并没有陈白帝想象中的那般糟糕。

  山贼的数量倒是不少,粗略看去至少有数百人。而新月村唯一能拥有武力的,便只有温和的父亲。这是这位当年闯荡江湖的游侠儿,在失去一臂之后,实力早已不如从前,也只能堪堪护住一片地方而已。

  真正挡住山贼的,是两个陌生人。

  一个看起来穿得破烂,但却拥有一种华贵之气的年轻男子,以及他身前那个露着一口黄牙,笑起来很是猥琐的老仆人。

  这两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,实力有些诡异,说强不强,说弱不弱,但却成功拖住了大部分的山贼,让村庄免于了生灵涂炭的命运。


 


  谢石叽虽伤势未复,但一品武夫境界毕竟还在,手中破仙枪翻挑之间,最多不过六七品武夫之境的山贼远远不是对手,不过眨眼间,便已经折损几十人,而且无一受伤,全部一击必杀。

  陈白帝虽只有五品武夫之境,但面对这些山贼同样拥有绝对优势,锤仙拳大开大阖,未用多久,也解决掉了几十人。


 


  之后温和终于来到,手中木剑翻飞,虽未有名师传授,剑道修为差的一塌糊涂,但这么多年勤修不缀,温和解决几个山贼还是没有多大问题。

  数人合力之下,山贼人数虽多,却也承受不住这种死伤。尤其身高八尺,一身黑甲的谢石叽,更是如同魔神一般,破仙枪下无一合之敌,就连山贼的副寨主亲自上前,也不过仅仅出了一刀,便被谢石叽一枪扫成了两段!

  这让山贼终于胆寒,一声呼哨之后,开始快速溃逃。

  谢石叽一路追杀,又连斩几十人,最后还是担心陈白帝安危,才终于收枪退回,让仅剩下的山贼狼狈逃走。

  一场原本会覆灭新月村的危机,就这样在几人合力之下,终于化解。

  “今日多谢两位相助,还未请教两位恩公大名?”

  歇息了一番后,陈白帝和温和两人走到那两位陌生人身前,感激的行了一礼问道。

  虽这主仆两人并未杀伤多少山贼,但是却成功牵制对方不少时间,若是无这两人在此,温和之父绝对孤木难支,等陈白帝等人回来,整个新月村恐怕都已经成为一片焦土。

  “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,两位不必客气,在下徐思煌,这是我的仆人老黄。”

  那年轻男子极有风度一笑,拱了拱手道。

  而他那仆人老黄则在一旁依旧咧嘴傻笑,露出满口黄牙。

  温和竖了竖大拇指道:“徐兄仗义,果然乃侠义之辈。”

  陈白帝也点头笑道:“若不是两位,村子今天就真危险了,不管如何还是要好好感谢一番,两位若是不急,不若进村一叙?这位温和兄弟家的美酒可是远近闻名,若是不品一下着实有些可惜。”

  听到美酒,那徐思煌顿时眼睛一亮,抚手点头道:“在下生平一好美酒二好美人,那便不客气了。”

  陈白帝和温和两人忍不住同时大笑:“徐兄果然真性情。”

  说来奇怪,虽只是初次相逢,但这叫做徐思煌的年轻男子却极对陈白帝和温和两人胃口,大有一种相见恨晚一见如故的感觉。

  山贼之患在新月村由来久矣,村民虽战力不强,但却也经历过多次,很快便有人来收拾残尸血迹,而陈白帝和温和则与那徐思煌主仆一起,径直去了温和家的酒楼。


 


  酒过三巡,三人都有些酒意上涌,这时陈白帝和温和才惊讶得知,眼前这看似有些落魄的年轻男子,竟是凉王世子,不久前刚刚见过的凉王郡主的同父异母的兄长!

  因为不喜管教,这位凉王世子便私自带着仆人黄老九逃出王府,最终因为盘缠用尽返回凉州,却未曾想路过此地之时,恰逢山贼攻击新月村,于是仗义出手。

  徐思煌虽出身不凡,但却未有半点桀骜之气,反而性格和陈白帝与温和两人极为想投,越说越是投机,到最后徐思煌更是朗声说道:“今日与二位一件极为投缘,不若我三人也学下古人风范,从此结拜为异性兄弟,从此生死与共,福祸相依,如何?”

  温和当即点头笑道:“我与白帝自不用说,早就是好兄弟了,今日一见徐兄风采也极为心折,此事甚好,白帝你觉得呢?”

  陈白帝也朗声笑道:“承蒙二位不嫌弃,白帝毫无意见,从今日起,咱们三个便是生死兄弟了。”

  徐思煌和温和同时大喜,连连抚掌大笑。

  于是,在谢石叽和老黄见证之下,三人共饮血酒,当场结拜。

  “皇天后土在上,今日我陈白帝(温和)(徐思煌)在此皆为异性兄弟,不求同年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日死,从此生死与共,福祸相依,若违此誓,天打雷劈!”

  三人异口同声,响彻天际。

  “两位兄弟都乃天生豪杰,岂可困于这种地方,我准备这次回去便去凉州从军,两位兄弟不如与我一起同去如何?”

  结拜完事,三人哈哈大笑,连干数碗烈酒之后,徐思煌突然提议道。


《北凉悍刀行》第三章凉王郡主 《北凉悍刀行》第五章跃马放白帝
相关内容
发表评论

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